分類:於是我寫

於是我寫 在帶著血氣的獸皮 我寫
在飽含桑汁的絲綢 啊 誰將我悄然提起
頭髮聳立如狼毫 沾滿腦汁與精液
劃過山河大地 凝成一組神秘的符碼
摘自 唐捐〈降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