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ollhunters 巨怪獵人》的腦補二三事

這邊講的 Trollhunters 是 netflix 出資拍攝的動畫影集,不是 2010 的怪獸片。屬性應該算是 YA 的奇幻卡通。「普通的高中男生有一天發現自己繼承了巨怪獵人的稱號,原來地底下還有一個充滿巨怪的世界要他來保護。」這樣的故事。

有很多歡樂的吐嘲點,像是「為什麼主角是保護 troll 的人卻叫做 trollhunter?」之類。(欸)或是「在天天可能送命的冒險生涯裡,西班牙文考試還是很恐怖的。」(啊畢竟是 YA。)

光是這樣不是很值得特別一提啦,不過這個故事讓我覺得相當有趣的是它似乎緊扣著一個父子相關的主題。不知道是作者真的很喜歡佛洛伊德(也許還有坎伯)還是我腦補就是了。如果你不喜歡劇透,那就等你看完第一季(目前也只有第一季,不清楚會不會拍後續)之後再開始下一段閱讀。如果不在意,嗯那就不用在意往下繼續吧。

雖然主角是個單親家庭的小孩,爸爸在他六歲的時候就失聯了,但很妙的卻是全劇中充滿了一大堆的父親形象。甚至多到讓我懷疑如果把故事中的奇幻部分視為主角的想像(假如根本沒有 troll),那麼這些所有的奇幻冒險,其實可以視為主角成長過程中與父親的各種糾結/角力。原本單一的父親角色被拆分成許多部分,真身反而隱而不現的感覺……不過這麼講或許真的腦補太遠了。姑且不論主角冒險的真實性,先來檢視一下故事中的幾個父親(與兒子)形象:

  1. 好爸爸亮睛睛:主角在巨怪世界的導師,雖然有時候會出槌有時候有點脫線,但是會陪他組裝古董機車、陪他找各種問題的答案。故事裡有直接提及「你視亮睛睛為父」。歷史學者藏書狂。
  2. 壞爸爸歷史老師:名字太長了,我就直接叫他歷史老師吧。看起來是學校的帥大叔歷史老師,真實身份是巨怪假冒人類的調換兒。他跟主角的媽媽交往,而且和媽媽有咒縛綁在一起,受到的任何傷害都會同步到媽媽身上,所以不管主角多恨他都不能動他。和主角競爭媽媽的壞爸爸。歷史學者藏書狂。我認為亮睛睛和歷史老師是雙面一體的一對,主角的肉身爸爸。
  3. 楷模爸爸,前任巨怪獵人:他還真有個兒子特拉是重要配角。特拉剛出場作為反派的時候是以嫉妒主角,渴望繼承父業/獲得父親肯定的面貌出場。當特拉與主角沒過多久和解之後,楷模爸爸(們,很多前任一起,但是只有一個露出長相)以靈體的姿態一面訓練主角一面挑剔主角,各種「你不夠格、你這樣不行」的否定台詞滿天飛。如果我們把特拉的渴望被肯定和主角的實質被否定,這兩個「兒子」重疊在一起不是正合拍嗎?兒子想要變成父親/受父親肯定的面向。
  4. 黑暗暴君爸爸根瑪:坎伯千面英雄模型裡的暴君/前任英雄。「英雄的工作是去斬殺父親(龍怪、試煉者、食人魔國王)的執著面向,並從它的禁錮中釋放出哺育宇宙的生命能量。」(摘自《千面英雄》)在我看來,坎伯似乎認為,英雄與暴君的一體兩面其實是對於生命循環的描述。有暴君才有英雄。英雄繼承父親創造力量的一面,毀滅/清掃執著於過去,老廢的一面。從這邊看起來,前任和根瑪兩個其實是雙面一體的一對,主角的象徵爸爸。
  5. 特拉和保拿,兒子(們):剛才稍微提過特拉了。如果不把他看成主角自己渴望父親認可的化身的話,那麼他初期對主角的憎恨還真是很明顯的「兄弟恨」。那種「平平是雙胞胎為什麼你給他傳家飛行員錶,給我一隻賣場版石英錶?」的怨恨。如果特拉對父親的渴望是正面的,那麼作為陰影的根瑪之子保拿就是負面的依戀。小男孩不想長大,只想停留在父親的羽翼之下,即使那表示要放任世界老廢停滯也無妨。第十三集主角消滅保拿時直接講的台詞其實很白:「我明白你想爸爸的心情,但這樣是不可以的。」

所以不意外故事的走向是和兄弟和解、擺脫對爸爸的惡性依戀、和壞爸爸和解、獲得楷模爸爸的認可,取得所有殺死黑暗爸爸需要的物件(最後一個物件是透過和壞爸爸和解而取得的,意外嗎?),然後獨自前往面對黑暗爸爸。

但或許正是因為緊扣這個父子主題,一些劇情洞反而是從這裡破出去的(或者說本來就是洞,只是我自己腦補填起來了XD)

像是壞爸爸歷史老師,他前半作為 Boss(根瑪之子保拿)身邊的智囊角色,其實一直偷偷用一些「殺掉他看起來太明顯人類會覺得很奇怪/會害我們曝光」之類的爛理由袒護主角。(別告訴我他們沒辦法偽裝成車禍或意外。)還偷偷跟主角說「如果大魔王回來統治世界,我一定盡我可能保護你媽」。

後半保拿掛了,歷史老師變成 Boss,理由是「復仇和保險」。

復仇的部分本身非常牽強,因為保拿原本很愛嘴「我爸回來我就把你們這些不純血的都殺掉」。看起來當調換兒很容易被狗烹,根本不想根瑪被放回世界才是合理的。(反而大部分其他調換兒看起來都很忠心是斯德哥爾摩?)現在主角害根瑪回不來了,哪有什麼好報仇的?

保險的部分合理一點,因為故事後半的主線是「女主角的弟弟被變調換兒了,要去救真弟弟,只好想辦法蒐集能殺根瑪的東西準備之後開門去殺根瑪救寶寶」。要是主角順便救了其他調換兒人類,那歷史老師就不能當帥大叔只能當巨怪了。但是這個好像也不是非得殺了主角才行的事情。心境轉折有夠快的?(只能說劇情需要有人一定得想殺主角不然很難演。)

但是這個「Boss」的當法是:找一個 epic 戒指,控制一個 epic 惡役,叫這個 epic 惡役去殺主角。Epic 惡役要怎麼執行他不太管也管不太了。本人大致上實際做的就是對主角放放話說:「我要讓你過得很痛苦(這時候「升官」變代理校長了)」、「我中午要跟你媽去約會,可惜你不能來,你有薄荷糖嗎?」連用校長特權找主角麻煩都沒有欸。

這個要主角「死」的動機和作為其實都滿詭異的。但是作為「生活中的爸爸令人失望/惹人厭的那一面」,搶走媽媽、為了他的利益(也許面子?)利用你、你希望他偉大勇敢維護你的時候他卻露出凡人面貌軟掉退縮,(對比較幸運大部分人來說)他除了嘴上喊喊之外,還不會真的要你死吧。

然後歷史老師對主角真正的戰鬥只有一場。而且這場戰鬥是在主角家,跟他媽吃晚餐,主角還下廚。媽媽在就一派和氣貌,媽媽一進去廚房拿東西就抄傢伙互砍的那種。用爸爸模型來腦補的話可不是家庭暗地裡的權力鬥爭?

還有還有,後半救嬰兒的目標我認為也有隱喻意涵,如果以生命循環的概念來看,嬰兒弟弟應該有未來/新生命的含義。否則單純一個人類嬰兒應該不值得冒著大魔王出關的危險處理。而事實上,為了故事的合理性,故事裡所有正方長輩也都不贊成他救嬰兒。

但是他們通通很努力幫忙,完全沒阻撓的,理由是「我不答應,但是我知道你一定會偷偷來所以為了不要讓你偷偷來只好努力幫你」。(欸)沒辦法,作者要這條線咩。

而且女主角和假弟弟的感情也好得像真姊弟一樣。搞了半天這個待弒殺的魔王和待拯救的嬰兒,也許還真只能用象徵的意義來看待了。我有提到這些被換走的人類沒有被吃也沒有被虐待,全部安祥沉睡在「全世界最安全的」黑暗育嬰室裡面,而且看起來停止成長了嗎?即使他們當中有像歷史老師這種明顯是(哈哈門開不了了我要給自己找福利不管你了)背叛者的,也沒有被根瑪挑出來吃掉或捏死啥的。

「英雄的工作是去斬殺父親(龍怪、試煉者、食人魔國王)的執著面向,並從它的禁錮中釋放出哺育宇宙的生命能量。」

還真是若合符節呢?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