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llicles】 《銀椅》讀後

銀椅
作者:C.S.路易斯/著
譯者:張琰/譯
出版社:大田
出版日期:2005年10月01日
語言:繁體中文
ISBN:9574559076
裝訂:精裝

圖片及書籍資料摘自讀冊生活

先……稍微來抱怨一下翻譯好了?納尼亞系列我最初讀的是小時候的鹿橋五冊版本,不過因為從前不懂是把它們拿去浴室裡讀,所以被蒸氣一薰整個就受潮變形了。所以現在書架上供著的除了破舊不全的鹿橋版之外也買了整齊的大田版本放上。(另外有一本小魯版的《獅子女巫與衣櫥》,是在大田版出現之前買的。)

當初在版本比較的時候拿的是《獅子女巫與衣櫥》,那會去做這樣的比較是因為小魯版的實在太慘不忍睹。(和鹿橋版開本厚度差不多,但是每頁字數只有一半,究竟是怎麼辦到的呢?)比較的結果是大田版和鹿橋版很接近,而且少數段落看樣子鹿橋版其實反而有刪剪過。(或許是為了略減傳教意味?不太確定原因因為總篇幅其實差不多。)

那時候就對大田版很放心了,結果沒發現大田版的七本譯者並非都是同一人。大田版《獅子女巫與衣櫥》的譯者是彭倩文,但是《銀椅》譯者叫做張琰。

雖然說是要抱怨翻譯,不過平心而論並不是說真的多糟糕或不通順到怎麼樣……只是不知怎麼的讀起來總覺得在哪兒有種有點生硬的感覺?「她用一種像是最甜美的鳥鳴聲喊道」,或者女巨人們拿著巨人的手帕擦眼淚之類。

總之可能是不太習慣的緣故吧?可是我鹿橋版的《銀椅騎士》和《晨曦號歷險記》都已經不見啦。所以也就只能這樣囉?

說起來重讀之後發現這些故事的傳教味還真的是比我從前小時候接收到的多多了。由其是在對抗女巫催眠的部分,還真的是相當地意有所指啊。

不過話又說回來,時序流轉到了今天,「一個想像的世界」可以帶入指涉的東西可能比當年多得更多了。(思)如果馬區維格(沼澤人)的同樣這番話由一個沉迷魔獸的電玩宅,或是一個只信任 2D 世界的動畫宅來說會怎麼樣?

「那我只能說,那些編造出來的東西似乎比真實的東西更重要。要是您這個黑洞的王國是真實的,唉呀,那我倒覺得它可真是個可憐的世界呢。如果您想一想,這還真是件好笑的事。如果您說的對,我們只是小娃娃在編造一個遊戲,然而四個小娃娃玩出來的遊戲卻能夠造出一個想像的世界,把您的真實世界打敗。這正是我要站在這個想像的世界這一邊理由。即使這個世界並沒有亞斯藍在領導,我還是要站在它那邊。即使沒有納尼亞這個國度存在,我也要盡量像個納尼亞人一樣的生活。」

有沒有人類像克林貢人或瓦肯人生活,或者成立絕地教的八卦?(誠實的青蛙腳,別客氣,來首〈又白又宅〉吧?)

這樣講起來似乎是有些太挖苦了點。再怎麼說畢竟納尼亞系列從前曾是我最喜歡的童書系列,其中又以《銀椅騎士》與《雙生王子》為最。(後來是被普曼寫出來專門和納尼亞打對台的黑暗元素系列給趕過去了。)不論是呼呼作響的貓頭鷹大會、對人生抱持嚴肅態度的馬區維格(不過這一個可能有點悶騷,大概就是這樣才會被族人們警告「生命不只是油煎青蛙和鰻魚派」吧?)或是地底沉睡的時光老人感覺都很有趣。

而我們畢竟是需要想像與故事。女巫統治下的地底世界,或許代表著對想像與歡樂的剝奪,一個絕對「實際」的世界。而夢想,就像麥克安迪筆下的大魔域,人們可以在此獲得成長與力量,回去面對真實世界中的逆境,但也可能沉淪逃避而忘卻一切,成為空洞虛浮的白日夢。無羈的想像與瞞天大謊原只隔一線,端視你如何運用。

1 comment for “【Jellicles】 《銀椅》讀後

  1. 2009-06-02 at 11:56:53

    讀《墨水死》的時候意外的看到了這段主角夫妻吵架的文字,覺得相當應景 XD
    「為什麼不?你希望孩子出生在一個自己所渴望的東西只存在書本裡的世界?」
    「你怎麼可以這樣說?你在這裡見到的一切,都是在我們的世界誕生的。不然費諾格理歐要怎麼創造出來?」
    「我怎麼知道?你真的還以為只有一個真實的世界,其他的不過只是蒼白的分身?」

發表迴響